老福特剧毒……过了一个多星期终于能登录上了🙃

【韩叶】溯源 59~60

原著重生梗,赛制有改动

公开部分暂时完成发布,之后的等组里11月通告了_(:ェ 」∠)_


59.


叶修所说的大战一场……不如说成大闹一场比较好吧。

韩文清失笑,他才不管叫什么,叶修当时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虽然全场人都愣住了片刻,但还是很快给出了完全赞成的意见。

君莫笑,这可是张王牌。

韩文清也是那时才意识到,最初看见的叶修的那一张被藏起的账号卡到底是什么。会议结束叶修就把君莫笑交到了俱乐部负责装备的部门去,现在还没拿回来,他也不知道在他交上账号卡后不久韩文清也找过去,交代他们不要对装备有太大改变。

他明白这张账号卡对于叶修的特殊意义。


没过几天就是除夕,叶修在家里,热热闹闹的,还有一桌子母亲亲自下厨做的好菜。对他来说什么都是很好的,有家人陪伴在身边,享受这久违的家的感觉。但还少了一点什么。

好容易抽出空来,叶修走到阳台,给韩文清打了个电话。没等太久对方就接起了电话,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些嘈杂的声音。

“干什么呢?”叶修的声音传到韩文清耳朵里,稍稍有些失真,带着电流声。

“爸妈在看春晚。”韩文清笑着,“你那里怎么样?”

“挺好的。吃饺子还吃着了个彩头。”

“这赛季保赢了?”

“那当然,有哥在呢。”电视里开始倒计时,叶修抬头,随着凌晨到来,一朵朵绚烂花火在夜空绽放,“新年快乐,老韩。”

“新年快乐。”


也不知道叶秋是从哪儿来的消息,早早地就向叶修请缨,去机场接韩文清回家来。他很少会这么主动地说要去接人,正好也帮了忙,叶修就同意了,到时跟着他一起去接韩文清。

叶父叶母对他俩的事情的态度叶修早就给他知晓了,韩文清自然是不会太紧张,他本身也是个靠得住的人,叶修大不必担心。只是这毕竟是第一次见家长,说不紧张还是不可能的,韩文清抵达B市那天也是早早地就醒了,还在房间里走来走去。

叶秋看他这样子都想笑,叶修撇嘴,抬手轻轻拍了下他的后脑门。

“我看你以后带女朋友进门是不是不紧张!”

“我带女朋友回家和你可不一样,你这是带着男友。”

而事实是在一年多后叶秋带着女朋友进门,反而是一副更紧张的样子,说话都有些哆哆嗦嗦,根本看不出是那个叱咤商场的叶氏集团董事。不过那又是另一说了。

远远地看见韩文清戴着墨镜走出来,叶修就笑着挥起手,韩文清也很快就捕捉到这个动作,直直地走上前。叶秋对他点点头,和他打了个招呼,韩文清也笑笑,手臂不经意间就把叶修带进了怀里。

嗯,胖了点,挺好的。

“那就回家?”叶修抬头问他。

“好。”


60.


“是小韩来了?”听见门口的声音,正在厨房忙活的叶母探出个头来,韩文清微微欠身,打了个招呼,她笑着,摆摆手表示随意,“老头子出门遛弯儿,你们先坐。”然后又转身忙着跑起茶。

叶修把人按到沙发上坐着,到厨房去帮忙端茶,叶秋刚停了车回来,看见韩文清,对他使了个眼色。

“小秋,我跟你哥和小韩聊聊,你看你带着小点出门走走,看见老头子让他早点回来。”


不知是叶秋真见着叶父还是料到了他们已经到家,叶父没过一会儿就回了家。韩文清少有地拘谨,起身向他恭敬地打招呼,叶父倒也喜欢这样规规矩矩的孩子,竟是笑着让他坐下,还不忘说上叶修几句好好向人家学学之类的话。

简单聊上几句,叶修就被打发走,父母让他上楼回房间。这意思他怎么不懂,也不是没猜到他们会想要单独和韩文清说话,不过也没担心什么,看了眼对方就离开了。等听见楼上关门的声音,叶母微微颔首,也走开了,这家里叶父说话才算数,叶父同意了,他母亲那里也不用担心。

“伯父。”

“军棋会下吗?”

“会,不过下得不算好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叶父起身,“来,进来下一局。”

韩文清确实不擅长下棋,在策略方面,他远不及叶修,也不用说是面前这个军人出身历练丰富的老人。似是想要故意拖长时间,叶父没有采取更富有攻击性的方式,而是一点点激发着韩文清,就像在引他出手。韩文清不会因为对方的故意让棋和挑衅轻易上钩,可以看出来,他很认真的对待着这一局对阵。

韩文清赢不了,叶父从刚开始就知道了这个结果,只是他在乎的不是输赢,他是希望从这局棋里看见一个最为真实的韩文清,而对方也没有辜负他。随着棋局一步步深入,叶父嘴角的笑意愈发清晰。

这臭小子倒是会看人,的确是个好孩子。

“这局是我输了。”再没有逆转的余地,韩文清也不做困兽之斗,点头认输,“伯父很厉害。”

“下得不错。”叶父继续笑着,一副满意的样子,“行了,这里先放着,你上楼,最里面的房间,把小修叫出来吧。”

“好。”韩文清也难得笑出来,这事儿,大概成了。


叶秋溜完小点回家,才过去一小时,本以为还会看见严肃的四人会谈,没想到打开门,就看着一家人围在客厅里,热热闹闹地包着饺子。他看看父母,又看看叶修二人,愣在门口。

“你这小子杵着做什么,溜个小点还能用一小时,还不快点洗手来帮忙。”平时很少干活的叶父略显笨拙地捏着饺子边,叶母则是不慌不忙,擀皮子,调不同口味的馅料。

“老韩我跟你讲,今天这是白菜肉和冬瓜肉馅儿,晚上还要做炸酱面呢,你这一来咱们可都讨了个口福,妈的饺子和炸酱面绝对是一绝,你可多吃点。”

“好,听你的。”

叶秋突然有点后悔同意带韩文清进家门。

tbc


我爱Essay,Essay使我快乐……
才怪嘞🙃

【韩叶】溯源 57~58

原著重生梗,赛制有改动

沉浸于essay无法自拔……


57.


“都下来啦,快来吃饭吧。”看着叶秋带着叶晗下楼,叶母脸上泛起笑容,餐具都准备好了,就摆着手示意他们赶紧上桌。叶秋没说话,回头看了一眼,然后稍稍拉开些距离,站在一边。“小秋?”叶母疑惑。

叶修低下头,咬咬嘴唇,然后直直地跪下,膝盖砸在地板上沉闷的一声响,没任何迟疑,又深深地磕了个头,额头咚地撞在地上,就像一点不疼似的。这一跪把叶母吓愣了,一直毫无表情低头看报纸的老父亲也是猛地抬起头,手一松,纸张从指缝里溜下。

“小叶你这…这是……”

“爸,妈,对不起,是儿子不孝,让你们…经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。”叶修抬起头,眼圈红红的,额头也留着一个红印子,“离家十年,我本以为还能有很多机会补上这些时间,可我错了,我没能尽我该尽的一份孝……”

“小修……?”打断他的是他的老父亲,一直以来中气十足的声音在这时打着颤,叶修不敢对上他的视线,只是低头,一声不吭,“小修?”语气里带着不可置信,却无法掩饰隐藏其中的祈盼。他期待着对方的答复。

“爸。”他没有解释,只是这样轻唤了一声。

似乎是什么断裂开,泪水扑簌簌地掉落下来。

紧接着,他就被紧紧地抱在了怀里。

“小修…小修啊……”他被母亲抱住,下意识地回抱住对方,他才发现,自己的母亲瘦了太多。这幅瘦弱的身体在失而复得的喜悦和撕心裂肺的哭泣中不住颤抖,她把自己的脸贴在这个既陌生又无比熟悉的孩子脸上,痛哭着,号啕着。“是啊,怎么不是呢,这怎么不是我的小修呢……”痛哭渐渐地弱下来,再慢慢化为哽咽,母亲却没能说完这句话。另一双臂膀抱住他们,是他的父亲,此时这个老军人也终于湿了眼,把二人带进怀里,一只手安抚着妻子。

“在第一次看见电视里的你时,你妈就说,这孩子真像我的小修。”

所以在自己说出事实的时候,没有谁带着任何的怀疑。

“你这孩子,怎么不早些回家。”父亲的语气里没有责怪,却少有地带上一点点疼爱,这里面有深切的爱意。

“……”叶修眼神暗了暗,然后又抱紧了些许,手轻轻地拍着母亲的后背,“爸妈,对不起。”

“你不用觉得愧疚。”老父亲笑笑,宽大而厚实的手掌抚过他头顶的发旋,“爸妈知道你有苦衷,你也有自己的原因。”

“小修,回来就好,活着就好。”母亲离开怀抱,双手捧起他的脸,细细端详,“来,让妈看看,咱们的小修,现在长什么模样。”她用手指抹去叶修脸上的泪痕,笑着,眼角依旧含着泪,“多好啊…多好……”

“小修,你们小时候我怎么教的?回家该说什么?”

“…爸妈,我回家了。”


58.


说出真相,一直紧绷在心头的那根弦终于是松下来,在调整好情绪后,叶秋终于在自家哥哥的脸上看到了久违的笑容。

还没过年,桌上却摆满了各式菜肴,都是叶修爱吃的。这些都是叶母一人准备的,不知怎的,在听说叶秋要带叶晗回家的时候,她下意识地就做了这些菜。

“来,尝尝妈的手艺怎么样。”叶母夹了块排骨到叶修碗里,叶修叼着肉,连连说好吃,“好吃就多吃些,看你现在这么瘦,当妈不心疼啊?”

自叶修退役,父母二人倒是比以前更关注起荣耀和这个电竞行业,叶修前段时间生病的事情也自然是知道的。现在想想当时被记者曝出的叶修在医院病床上的照片,心里也是多了几分心疼。问起身体情况,叶修也愣了一下,然后笑着说已经没有大碍。

“这几天趁着还没过年,让小秋带着你去医院再检查检查,这段时间在家里也好多休息休息。”

“欸。”叶修没推拖,应下来。

“还有啊,小修……”叶母突然支吾起来,似乎有些说不出口,“你现在有心上人了吗?”叶修一惊,没敢吭声。“妈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她赶紧解释。

“要是有喜欢的,就依你的意思来吧。”叶修没注意到父亲早已放下筷子,坐得笔直,“你挺喜欢那个韩文清的吧?”话说到此,大概是父母二人都看出来了,叶秋也抛了个眼神过来,叶修只好点头。“那孩子挺不错的,成熟稳重,也管得出你。”

“爸……”叶修无奈,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做出别的什么表情。

“有空或是下次来这里比赛,带回家见见吧。”


晚饭结束,叶修又陪着父母聊了挺久。只是他现在还熬不起夜,又起了早赶飞机,没过十一点就满脸倦意,眼皮子打起架。看他这样母亲又心疼起来,招呼着叶秋帮着把还没打扫好的他的房间收拾出来,又赶着叶修去洗漱,上床睡觉。

临睡时叶修给韩文清打了个电话。韩文清本就等着他,没过几秒就被接起。韩文清担心他回家会被父母缠问或是遇上些别的什么麻烦,但在听见他轻松的语气时就立马放心了。

“老韩你知道吗,我爸妈发现我们之间的事情了。”

“他们怎么说?”

“说,喜欢就依我的来。他们还想哪天我把你带回家来看看。”

韩文清听着电话那头轻轻的几声笑,嘴角也下意识地勾起来。

“过了年,我去你家接你。”

“嗯?”叶修没反应过来。

“我去B市,上门接你。”

电话另一头突然没了声,韩文清得逞,过了一会儿再次开口。

“我是认真的,叶修。”等对方传来一声“嗯”他才继续下去,“再过半个月才会要求回俱乐部,这段时间你在家多休息,训练偶尔放放也可以,难得回家,多陪陪家里人。今天你也累了,早点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叶修扑在床上,半张脸埋在枕头里,“是该休休假了,过完年,就得大战一场了不是吗?”

tbc

【韩叶】溯源 55~56

原著重生梗,赛制有改动


55.


回B市的航班定在第二天一早,那晚叶修没回俱乐部的宿舍,在韩文清的挽留下在他家里借宿了一晚。

早早地出门,韩文清陪着叶修回宿舍取了行李,送他去了机场。行李是他看着叶修收拾的,东西不多但齐全,这几天B市赶上寒潮,指不定还会下暴雪,想着叶修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好,韩文清督促着他带上药,这才放心。跟着叶修办好登机牌,韩文清也进不去安检了,看着叶修的眼神似乎还有些舍不得。

“就送到这儿吧。”叶修提过他手里的行李。

“照顾好自己,订好回程机票记得告诉我,我来接机。”

“好。”叶修笑,然后挥挥手,“走啦,再见。”

韩文清点点头,“注意安全。”


叶修坐在机舱里,飞机的爬升让他觉得耳朵有点疼,吞咽几下才好些。从舷窗向下看,Q市已经消失在一片云雾里,找不着了。

手里还拿着登机牌,目的地写的是B市。这么多年,他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一样紧张,他回B市参加过比赛,退役后也回过家,哪怕是一个月前又一次到这里,参加全明星赛的时候……回家,这个词让他心底刺痛起来,对于家人,他的父母,叶修自知有愧,现在以这么一副样子再出现在他们面前,他自己也不清楚,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。

“回家过年吧,爸妈会高兴的。”

那时叶秋是这么说的,但叶修还是隐隐担心着。

他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们。

接到叶修的时候,叶秋见他一副恍恍惚惚的样子也是一惊,还以为是他又生了病。听完叶修的解释,却笑了出来。

“你是我哥啊。”他打开车门,把人塞进去,“也是他们的儿子,你回家,他们有什么不高兴的。”

“你告诉他们了?”

“没,这话不是由你亲自告诉他们更好吗。”

车开在熟悉的街道上,快到新年,街坊各处挂上了红火的大灯笼,家家户户也都贴上了新的春联和门神画,热热闹闹。叶修坐在后座上,安静地看着窗外,没说话。叶秋看看后视镜里叶修的脸,收回目光。

“哥,半年多,想家了吗?”

叶修嘴角勾了勾,却像是苦笑。叶秋叹气,话到了嘴边也说不出来了。叶修在经历这些之后,有什么看上去已经真真切切地发生了改变。最开始叶修也是没准备过年回家的,按他的话,他是不知道自己能以这幅面貌再留多久,但是……

猜不透,现在的叶修哪怕是叶秋这个孪生弟弟也不太能猜透了。

沉默着到家,叶秋把车在院子里停下,打开后备箱拿出行李,叶修却还是没有下车。“哥?”叶秋敲敲玻璃窗,叶修惊醒似的抖了抖,这才打开车门。

“没事吧?”叶秋有点担心他,“不舒服?”

“没事,就是有点累。”叶修深吸一口气,“进屋吧。”


56.


二人进门的时候,叶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翻看着报纸。叶修站在门口,愣愣地看着他,叶秋给他拿出拖鞋,放在脚边上:“快进来吧,外面冷。”

家还是那个家。

所有的家具都摆在原来的地方,客厅的小盆栽还是那般高,哪怕是茶几腿上也还留着他们小时兄弟玩闹划出的痕迹。

“回来了。”老父亲没有抬头,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“嗯。”叶秋放下行李,“有什么要帮忙的?”

“你妈在做饭,自己上楼收拾收拾,小叶的房间在客房,你带他上去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叶秋拽着叶修的手,叶修回头看了眼他的父亲,半年来又是苍老了许多,他又怎么不知道这之中有多少是因为自己的离世。他低着头跟在叶秋身后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也没有发现身后的父亲在这时抬起头,看着他的背影,苍老的眼里带着些许不同的意味。

他多希望现在这个跟着叶秋回家的孩子,是他那个大儿子。

上了楼,叶秋看看空荡的客房,摇头,转身把行李放在自己房间里。他本想直接让叶修去自己房间看看,只是那个房间还锁着,他进不去。

“到时,还是让妈给你把房间打开,住自己屋吧。”

话正说着,突然传出咚咚咚的脚步声,走得还很急。叶秋从房间里探出个头来,看见母亲上了楼。

“怎么了妈?这么急?”

“小叶来了?”她跑到房间门口,视线正好和叶修对上,“哎呀小叶真是对不起,老头子就这德行,过个年待人还冷冰冰的,你别生气啊。”话说着又有些埋怨地看向叶秋,“怎么不带人家去房间安顿下?都收拾好了。”

“妈,这……”

“赶紧的,待会儿下楼,开饭了。”她站在门口,十指交叉,看着面前这个还有些陌生的孩子,嘴角轻轻地翘起,含着淡淡的笑意,“在家里不用拘束,听说你是小修的徒弟,我们也想听听……一些关于他的过去的事情。”

叶修睁大了眼,叶秋看见他红了眼眶,眼睛慢慢地蒙上一片水雾。可他还是挤出了一个笑,点点头,说好。他的声音很轻,似乎还带着哽咽,就这么消散在空气里。

等母亲走了,他才低下头,叶秋听见有什么砸在地上的声音,哒的一声,模糊不清。那是滴泪水,他知道的。

叶秋仍旧是没有带叶修在客房安顿下。叶修在弟弟的房间里把脏衣服换下,从箱子里重新挑了身出来换上,叶秋靠在门口看着他这身,还是感叹了下。

“年轻就是好,穿什么都精神。”叶秋调笑,叶修咧咧嘴,没说什么,“想好等下下楼怎么说了吗?”

“……实话实说吧。”

母亲走后,这里的气氛就愈发沉重,叶修咬着嘴唇,即便换好了衣服,他也没向楼下迈出一步。是不敢去吗,是害怕吗,叶修这么问着自己,脸上满是自嘲。

“哥。”他听见叶秋喊他,“别着急,别怕。”

然后那双手臂从身后环上来,紧紧地抱住他。

“你是我哥哥,爸妈的儿子。你是叶修。”

“我们是一家人。”

tbc

十月的“春江花月夜”!
因为要考试啦所以提前祝中秋快乐⁽⁽ଘ( ˊᵕˋ )ଓ⁾⁾

【韩叶】溯源 53~54

真是服了学校的破网……三天两头登不上老福特(๑°⌓°๑)

原著重生梗,赛制有改动


53.


也不知怎么的,发通告的公司得知韩文清还留在霸图,就把他也邀请到了现场。叶修不过是去拍条广告,还有几张平面广告照片,走出化妆室的时候就给这阵仗看愣了。

周围是忙碌地准备拍摄的工作人员,韩文清站在中间靠后的位置,可以明显看出身边极大的一片空旷着,哪怕工作区域已经不能再挤了。韩文清看见叶修,对他点点头,叶修小步跑到他身边,问他怎么来了。

“邀请的。”韩文清说,然后从上到下看了叶修这一身,又点头,“不错,挺好看的。”

韩文清的目光从他身上就不挪开了,叶修伸手抵在他胸口,轻轻地推了推:“去去去别老盯着哥看,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干什么。”

“干什么?”韩文清轻笑,“耍流氓,看不出来吗?”说着顺手在他脸侧拂了一把,被叶修躲开:“妆花了还要重新画的,也不嫌麻烦。”然后转身就跑回了镜头前的幕布上,开始拍摄。

不知道是状态不好还是没有经验,连着拍了好几条都没有过,叶修可能也有些急了,最后没办法只好先让他休息一下,自己调整调整。韩文清站在叶修身边,伸手捋了捋他的头发。

“紧张吗?”

叶修摇头。

“别急,慢慢尝试,你能做好的。”

韩文清说的不假,休息结束后没多久叶修就慢慢找到了感觉,连着拍了几条,导演也满意,就开始下一阶段工作。平面广告相对还是容易些,上手也快,只是因为数量多一些,也耗了不少时间。韩文清一直都坐在后面等着,盯着聚光灯下的叶修,嘴角微微上扬。

午饭是在工作室里吃的盒饭,量足够,但韩文清还是考虑他的身体营养,从自己的饭盒里分了一些菜到叶修那里。在座的几乎都低头吃着饭,没有谁注意到韩文清的这个举动,叶修自己也没有太在意。

下午急匆匆地拍摄完成最后的几幅平面照,叶修也有些累了,走出工作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蔫蔫的,韩文清拎过他手里的几个袋子,顺手给他理好了衣领。

“晚上还有安排吗?”

“嗯?没有,怎么了?”

“和我回趟家,我妈非要见见你。”韩文清有些无奈,接着他就发觉身边的人一顿,回头看见他愣愣地站在原地,“叶修?”

“阿姨…知道我们俩的事情了?”

原来是在担心这个。韩文清笑笑。

“别担心,她知道,但不反对。来吧,也省着晚上食堂不开饭要跑出去吃。”

“当真不反对?”

“当然,我还会骗你?”

叶修半信半疑地点点头,伸手牵住他,跟着上了车。一路上他都有些不安,两只手捏来捏去,安分不下来。看着他的样子,韩文清拍拍他的头,轻轻地握住他的双手,让他别太紧张了。韩文清的手掌很厚实,也很温暖,让人安心,等叶修慢慢冷静下来,他才放松了些手劲。

出租车慢慢驶入小区,最后在路上停下。韩文清付了钱,把几袋衣服一提,开门下车,然后腾出一只手伸向叶修。

“到家了,下车吧。”

(到家了,夫人请下车xxx)


54.


走进家门,扑鼻而来的就是浓浓的饭菜香味儿,韩母正在厨房里忙着,饭桌上摆着满满的菜。韩文清在鞋柜里给叶修找出一双棉拖,摆在他跟前,叶修看看他,韩文清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。

没事的。他说。

韩文清牵着叶修的手,走进屋,韩母一直忙活着做饭,一时竟也没发现二人回了家。

“哎呀都回来啦,文清你怎么也不说一声,让人家等挺久了吧?这孩子身体弱你怎么也不让他先坐下?”说着,韩母就赶紧把盘子塞进韩文清手里,伸出手握住叶修的双手,“在咱们家别太拘束啊,晚上多吃点。”

“谢谢阿姨。”叶修礼貌地笑笑。

“爸呢?”

“他回单位一趟,等下就回来了。”

招呼着叶修坐下,韩母又进了厨房,洗干净锅,准备碗筷。韩文清本来是想去帮忙的,但又被韩母轰回来,说怎么好让小叶一个人坐那里等着。韩文清无奈,叶修笑着说没事,挺好的。

久违的家的感觉,真的挺好的。

“怎么了?”韩文清看他愣愣的,就在他身边坐下,“累了?”

叶修摇头。他只是太久没感受过这样的氛围,他很开心,但也没办法很快融入进来。

“我妈人热情,像她说的,别太拘束,嗯?”

“好。”


晚些时候韩父也回来了,进门看见叶修,他没说太多话,但是微笑着点点头,说挺好一孩子,不错。也不知道韩文清的性子是随了谁了,一顿饭接触下来,叶修渐渐习惯了韩家的氛围,韩母很温柔热情,韩父话不多,表情也不多,但也和善。这么看下来,韩文清倒是显得一直冷冷的,除去他时刻关照着叶修以外。

吃完饭,韩母给每个人都添上一碗热汤,暖暖的。叶修安静地喝汤,韩文清抬头看向两位长辈,韩父韩母对视一眼,最后还是韩父开了口。

“小叶啊,你们的事情,我们也知道了。”

叶修抬头,眼神里有些不知所措,韩文清在桌下轻轻捏了捏他的手背。

“最开始,我们是不太愿意接受他……和一个男人相爱的。”韩父顿了顿,继续说,“但他经历那些事情之后,我们也有考虑。他被那个孩子舍命救下,保下一条性命。他是我们的独子,能留在我们身边,也多亏了那个孩子。所以,即使他爱上一个男人,没法给我们留下后代,我们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了,毕竟比起那些失去了儿女的家庭,我们已经太幸运了。更何况,你是把他从自责里拉出来的人。”

“我们不阻碍你们的事情,但是当然,我们也希望你们能好好的,安安心心的过一辈子。”

“文清,好好待他。”韩母轻轻地说了一声。

“当然,爸,妈。”韩文清回头看叶修,又看向父母,“他毕竟是我爱的人。”

“叔叔阿姨,谢谢你们。”叶修终于是按捺不住,站起身,深深地鞠了个躬。韩文清笑着把他拉下坐着,把还温热的汤碗推近了些:“快喝吧,要凉了。”

tbc

【韩叶】溯源 51~52

关爱出国党人人有责(´・_・`)

原著重生梗,赛制有改动


51.


真正站在常规赛决赛的舞台上时,叶修心里的悸动却是突然平静了下来。他本就是这里的常客,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那么兴奋起来,如果有,也一定是以霸图队员的身份,站在韩文清身侧,站在战场上做他的搭档这么一点吧。

“啧啧,小周火力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猛啊……”和周泽楷来了场硬碰硬,最后还是拼了个鱼死网破,几乎是平局下场。叶修抖抖手,刚才打得太猛,指尖都隐隐作痛。

韩文清看他通红的手脸就黑了下去,拉到胸前,另一只手掏出他口袋里的护手霜,在手上抹开后就给人做起了手操。叶修也知道有点过,低了头没说话,直到韩文清做完,松开手。

“还疼不疼?”

“不疼了。”叶修声音很小。

“别闹了,当时也是你自己说要保护手,现在呢?自己倒是又作起来了。”看叶修低着头,也知道他明白错了哪里,就没再多说,伸出手覆在他手背上,握了握,“今晚回去别打了,你明天还要上场,让手休息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
当晚的比赛结束,回到俱乐部的时候江波涛就发现自家队长隐隐有哪里不对。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问起周泽楷,对方却支支吾吾,什么都不愿意说。

难不成,是因为没能打败叶晗?

“不…前辈。”

“前辈?叶修前辈?”江波涛愣了愣,“可是前辈已经……”

“是前辈。”周泽楷顿了顿,“叶晗。”

“队长你说……叶晗是叶修前辈?可他不是前辈的学生吗?如果是风格一样,也没有什么奇怪的。”

“不。”周泽楷的表情很是坚定,“他就是。”

“如果队长你真的很在意,我们明天就去问一问,但是现在先休息吧,决赛还没有结束。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点头,不再说话,只是他依旧是带着疑惑的样子。

关上灯,他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,没能睡着。

霸图那边,却是完全不同的气氛。今晚虽然没能从轮回拿到多少优势,但他们对第二天的团队赛还是很有自信的,早早的结束复盘就各回房间睡了。韩文清回房间洗漱完就看见叶修已经在自己床上躺下,迷迷糊糊地快睡着了。轻轻的笑了笑,韩文清小声地坐上床,平躺下来,把人揽进怀里。叶修嘟囔了几声,翻了翻身子,正对着韩文清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小周估计也知道我是谁了。”

“明天再去解释清楚,睡吧。”

“今天下场的时候,他的表情不对劲。”

“你担心他?”韩文清话里带着些别的意味,“他还需要你去担心吗?”

“别说你连这都吃醋啊?”叶修调笑,没想到韩文清还真不把这当玩笑了,翻起身,一只手就按在了他肩上,“……老韩?”

韩文清俯身下去,粗暴地堵住他的嘴。叶修挣扎几下没挣开他,韩文清毫不示弱,继续他的那个吻,直到叶修憋的直推他,这才移开。

“卧槽老韩你要杀人吗!”

“睡觉,周泽楷的事情不许再多想!”


52.


第二天比赛结束,周泽楷果然来找了叶修。

不是为了比赛或是别的,就是他身份的事情。

霸图队员还在因为赢下总决赛庆祝的时候,休息室的门被敲响了,开了门,周泽楷就站在那里,后面还没跟着江波涛。

是一个人出来的?

“周队你找谁?”开门的是宋奇英,看见来人还愣了愣。

“叶修。”周泽楷面无表情,可从他的眼睛里也能看出,他现在并不如现在表现的这么淡定。休息室里没有人应,周泽楷依旧不愿意放弃,语气却明显软了下来:“叶修……”

叶修看向韩文清,有些询问的意思,直到韩文清点头。站起身,周泽楷这才看见坐在角落里的叶修,他的眼睛忽地亮起来,直直地盯着叶修看。

“前辈。”

“小周,”叶修点点头,“我们出去说。”

二人站在走道的尽头,叶修靠着墙,看着窗外车来车往,等周泽楷先开口。可左右怎么等,他却愣是没再开口,最后还是叶修拗不住了。

“说吧,什么时候发现的?又什么时候确定的?”

“龙抬头……和昨天。”

“嗯没错我就是叶修,这个答案够了吗?”叶修摊摊手,看向周泽楷,可对方还是一副憋着什么没说出来的样子,“还有要问的吗?没有的话我就先回去了,队里还等着。”说着,叶修作势就要离开。

“前辈!”周泽楷见叶修要走就急了,“喜欢…前辈。”

他的话声音愈来愈小,叶修没听太清楚,但也明白了意思。

“小周啊,你是认真的?”

“是。”周泽楷回应,眼睛依旧紧盯着背对着他的叶修。

“抱歉啊小周。”叶修回头无奈地笑笑。若是周泽楷真的爱他,在他刚刚离世的时候恐怕也经历过和韩文清不甚相同的一段时期,这让他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拒绝他,只能是一句抱歉,哪怕这不是一句抱歉就能解决的事情。

大概是时间拖得久了,韩文清也找了过来。走上前看见二人的脸色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站在叶修面前,对他伸出一只手。

“大家都等急了,话说完了就走吧。”

叶修点点头,十指交叉,说了句再见,留给周泽楷一个决绝的背影。

周泽楷的眼神暗下去,他低下头,像个被丢下的孩子。确定叶修身份的惊喜被彻底打碎在心里,他本想再从叶修手里争取到一个机会,哪怕是和其他人竞争也好,可叶修没有,也没法给他这个机会。

这一份早早就出现在他心底的对叶修的爱意也只能彻底死在他心里。


抱歉呐小周。

只是如果我现在选择你,这就对老韩太不公平了。

而我爱的,也是他。


韩文清没有再对周泽楷表白的事情多说或是多问什么,这件事就当是过去了,没有提出来的意义。

比赛结束回到俱乐部,叶修忙着准备通告,其他外地的都差不多回家了,俱乐部里也显得冷冷清清的。韩文清是Q市人,也不急着回家,就留下来陪着叶修。他以前没怎么接过这种事情,如果需要帮助,也好问问。

“老韩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请求?不如说出来听听?”

韩文清笑,没说。

tbc

每天晚上作业写到大半夜早上六点还爬起来拿水壶做早饭……
还是正宗阳春面加糖心蛋……
是的我已经完全不记得更新这种事情了/手动再见

【韩叶】溯源 49~50

分班考前八结果挂在数学上……我没救了

原著重生梗,赛制有改动


49.


“你身体怎么样了?前段时间一直在生病?”叶秋走在叶修身边,冷不丁地问了一句。

“嗯?没事了,好的差不多。”

“是怎么回事,病成这样?听兴欣的人说你总在住院。”

“倒也不是病,就是有点伤,好了就没事了。”

“伤?!”叶秋蓦地停下,回过头抓住他的肩膀,指尖戳得叶修有些疼,“你伤到哪了?不是一直在霸图训练吗?怎么会受伤的!”

“哎呀你别着急。”叶修拍拍他的手背以示安抚,然后把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。叶秋的表情变了又变,想说些什么但又强行咽下去。叶修的语气一直很平淡,叶秋却听得心里涩涩的。他这个哥哥总是一个人扛着太多,再苦再累都不愿意分给别人的,生病的时候也是,从来不要给别人添麻烦。

在体育场门口把叶修交回到韩文清身边时,叶秋向韩文清鞠了个躬,以表示这么长时间对叶修的照顾。韩文清没说什么,却笑了笑,手搭在叶修肩上,动作稍稍有些暧昧。叶修没有推开他,这下叶秋也明白了些什么,调笑似的挑眉。

“韩队,我家混账哥哥拜托了。” 


晚上的全明星周末一直都规规矩矩地举办着,既没有出差错也没有什么值得太过关注的东西,全程几乎都是波澜不惊地推进着。活动最开始的时候,主持人花了一点点时间悼念了去世半年的叶修,韩文清撇撇身边的人,对方没什么表情,不过也稍稍有些介意着。韩文清摸摸他的头,得到了没关系的回复才回过头去看向舞台。

到了新人挑战赛,这一赛季最受关注的叶晗自然被放在了第一的位置,确认带上了账号卡,叶修走上台,站到主持人一边。

先是几句寒暄,主持人热心地询问了叶修最近的身体状态,又简单聊了几句接下来的目标什么的,这才问他准备挑战台下的哪一位前辈。叶修笑了笑,接过话筒。

“我要挑战的是韩队。”

“为什么是韩队?你们都是一个战队的,就没有什么别的选择吗?”

“从最开始我的选择就是他,以前有叶修前辈做他的对手,现在,我也要同他对战。”

“那么韩队,你愿意接受叶晗的挑战吗?”

韩文清冷哼一声,站起身。

“随时恭候。”

刷卡进入赛场,对着自己不能再熟悉的人,他们都只是淡淡的笑了笑。简单几招过后,叶修很快就找回了状态,以全力对上对面的人。韩文清一直在等着他出手的那一刻,见叶修冲上来也不再有所保留,全力以赴。

场下的解说看着屏幕也是一愣,他们谁都知道这个霸图新人很强,却从没想过是会逼出韩文清全力的强。场上的二人就像是那对曾经的十年对手,这一场对决也丝毫不差于那两人的任何一次交锋。这熟悉的风格让台下许多人不禁看红了眼眶,本该不再出现在赛场上的这样的厮杀再一次回来了。

叶修的状态堪比他的巅峰时刻,又有着远高于那时的战术意识,纵使韩文清锋芒依旧,却也敌不过更为年轻的叶修的手速,胶着了十多分钟,还是败下阵来。

叶晗获胜。

观众席沉默多时,而后是爆发般的掌声。韩文清带着叶修下楼,回到舞台上。韩文清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失望,相反的,他带着非常少见的笑容,微微低头看着身边的人。叶修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,应付一样地说了几句。

韩文清看见叶修拿着话筒的手垂下去。

舞台的射灯下,叶修的眼睛亮亮的,闪动着,却带着些许不甘。

“老韩你知道吗,如果有机会,我真的还想以自己的样子,告诉你我回来了。”

叶修曾这么和他说过。

他扬起嘴角,脸上是韩文清不能再熟悉的笑容,那个属于他自己,属于叶修的带着嘲讽意味的笑。

“只是再没有那种机会。”


“不,足够了。”


50.


很快恢复到日常训练中,对于外界的各种讨论叶修并没有在意多少,他也从来不会刻意地去了解。对他而言,他更在意的是能否在这一赛季夺得冠军,以前是,现在也是。

决赛他们会遇上轮回,主场在霸图,到时想必又会是一场恶战。对于参赛的人选,叶修和张新杰二人讨论了很久,最后还是按照张新杰的想法,选择了获胜几率最高的一组选手,而不再是前段时期一直主推的年轻选手们。

当然,这其中并不包括叶修自己。


比赛前一周的时候韩文清带着叶修去医院复查,很快就要比赛,他又担心叶修身体不舒服也不愿意和他说,只有带着他去做检查才能真的放心让他上场。

之前叶修几次住院,韩文清的确是一直有陪着他,可这做检查倒还真是第一次。最开始叶修也不太希望他跟来,光是自己这张脸就够引人注目了,再加个韩文清,万一遇上了荣耀粉,被发现身份就麻烦了。但韩文清不介意,帮着收拾了要用到的病历本医疗卡,放进自己包里。

得,这是无论怎样都要跟来了。

韩文清带着副墨镜,黑色的围巾盖住半张脸,叶修则是围了一条米白色的毛线围巾,把身上大衣的帽子一带,毛茸茸暖呼呼。号是提前预约的,早早的到了,没过多久就叫到了叶晗的名字。韩文清跟在他身后,看他已经很熟悉地配合医生完成每一项检查,心里还是心疼起来。叶修看韩文清皱着眉,轻松地笑笑,伸手点了点他的眉心。

“也不怕吓到人。”

中午在外面吃了饭,下午回到医院的时候检查报告单也出来了,各项检查结果都算不错,恢复得也差不多了,韩文清这才松口气。听完医生再三强调不能忽视平时休息,平日里也多注意,韩文清谢过他,带着叶修离开。

“怎样老韩?这次放心我上场了?”

“恢复不错,但还是要严格按新杰订的作息时间休息,不许再作了。”

“好好好你说的都对……”

韩文清会给他一个眼刀,又很快软下来,揽着他的肩膀拍拍。

“别再让我们担心了,听话。”


回到俱乐部,叶修本想直接冲回训练室开始日常训练,没想到又被经理喊到一边,递给他一份文件。

“俱乐部给你接了个通告,在决赛后,要拍几条广告。这里都是一些报酬、要求之类的,你看看愿不愿意牵?我们不会强迫你。”

“老韩知道吗?”叶修简单翻了翻,他自己倒是不会有什么意见,现在也不怕露脸,只是担心韩文清会不同意,“我没有意见,但你先问问他。”

“问韩队?…为什么?”

“他要做我监护人,那你就得问他呀。”叶修眯了眼笑,这笑容竟让经理后背有些发毛,不知怎么就点了头,快步跑去训练室又把文件给韩文清看。

“给叶晗接通报?”

“是…他说要先问问您的意见……”

“告诉他要是愿意就接,我没意见。”

“…好。”

后来这通告叶修还是接下了,日期就定在除夕前一天,在Q市拍摄,正好不会和他回B市的航班撞上。准备着通告的另一边,叶修还是忙起了常规赛决赛。拿下这一场的冠军,这才是他真正的目标。

tbc

© 顾羽儿|Powered by LOFTER